为什么男人喜欢去上海星辉国际夜总会

昏暗摇曳的奢华包厢内,一排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相依而站,个个妆容精致面带浅笑。

姜小婉努力挺胸抬头,试图呈现出最完美的诱人曲线。她抿了抿嘴,将笑容加深,明亮的眸子紧盯着在场的各个男人。

她已经有两天没进房了,明天就是交房租的日子,她今天一定要上桌。

没错,她是一名夜场公主,通俗的来讲,就是佳丽、嫩模、坐台陪酒的,难听点就叫夜总会小姐。而进房,上桌,则是她们这个行业的行话,也就是被客人相中留下来陪酒的意思。

“13号。”一个低沉男声响起。

姜小婉心里咯噔一声,13号是她。看来今晚运气不错。

姜小婉挽了挽头发,走出来坐到了金主身侧。

“大哥怎么称呼?”姜小婉先是帮男人倒了杯酒,接着甜甜问道。

“叫我李哥就行。”

趁着若有若无的光线,姜小婉打量着身侧的中年男人。很胖,应该有一百多公斤,头顶稀稀疏疏挂着几根头发,显得又老又油腻。

姜小婉早就麻木了,有钱赚就不错了,哪里还顾得上挑剔。

“我叫安琪,李总,我先敬您一杯。”

安琪是她的艺名,类似那些娜娜、安可、丽莎什么的,没什么新意。

男人开始碍于面子还只是中规中矩的坐着喝酒唱歌,没过一会就有些按捺不住了。肥硕的大手从姜小婉衣领上方探了进去。

姜小婉心里暗骂,脸上却是巧笑倩兮。

害羞的推拒着,发嗲道:“嗯~李总你讨厌。”

要说做这行不被揩油也说不过去,只要不太过分,一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。

“哎呦,李哥,你这个不错啊,看着胸挺大。”

旁边的一个瘦高男人喊道,说着探过身在姜小婉胸前摸了一把。

姜小婉脸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已经骂上了,他妈的花一份钱还想玩两个。

熬了两个小时,这帮人才意犹未尽的离去。

姜小婉看了下时间还早,心里祈祷着还能再进一个房。

去洗手间补了个妆,忙又跟着领队去了别的包厢。

事实证明她今晚的运气的确不错,又一个男人点了她。

走到近处一瞧,姜小婉顿时有些心花怒放,身旁的这个男人身材、相貌、气质皆是俱佳,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优质的男人会来这种场所。

电视小说中总有一些情节,什么官二代富二代,有钱还长得帅。去某某某会馆找乐子,不小心爱上了某个出淤泥而不染的陪酒贫家女。

然而这些情节多半都是为了吸引眼球而创造出来的桥段。事实上来这种娱乐场所的人,大多是一些上了岁数的猥琐男。

姜小婉抿了抿唇,形状姣好的杏眼熠熠生辉。

“您贵姓?”

陈奕林偏过头睨了姜小婉一眼,不紧不慢道:“陈,耳东陈,你呢?”

“安琪。”

陈奕林撇了撇嘴,接着露齿一笑:“我说真名。”

姜小婉盯着那抹笑容有些失神,她还没见过哪个男人能笑的这么好看。

“呃……我姓姜,姜小婉。”

“姜小婉,小婉,名字不错。”

陈奕林低低念了几声,尾音处带着几分婉转的性感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两人就那样静静地坐着聊天。陈奕林既没逼她喝酒,也没像别的男人那般对她上下其手。

结小费时,陈奕林看都没看,直接从钱包里拿了一沓出来。

姜小婉接过钱,手有些抖,咬了咬牙,终是忍不住向对方索要了联系方式。

她第一次觉得上班时间过得飞快,她简直有些意犹未尽。

姜小婉摇摇头,暗骂自己犯贱。

回到家,姜小婉把高跟鞋一脱扑到了床上。她翻过身,打开微信给陈奕林发了条消息。

等了好一会对方都没回复,姜小婉有些失望,怄气似的拍了拍枕头,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。

借着朦胧的醉意,姜小婉睡得很踏实,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。

姜小婉半眯着眼摸索拿过床头的手机,迫不及待打开微信。看到对方的回复,姜小婉心脏砰砰直跳,笑意忍不住从嘴角渲染开来。

都说夜场无真爱,姜小婉自然也是明白的,但不知为何,她就像是突然被人灌了迷魂汤一般,对这个男人深深迷恋无法自拔。

“安琪,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?”

“啊?……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

姜小婉涂口红的手一顿,面庞带着几分隐晦的娇羞。

这么明显吗?

“你看你每天魂不守舍,动不动就盯着手机傻笑,标准的恋爱综合症。”

“还好啦,最近是有一个。”

姜小婉想着陈奕林最近与她的互动,心底一阵甜蜜。

可可翻了个白眼,“不过你最近注意点,进房了别老玩手机,小心被投诉。”

姜小婉啐了一声,骂道乌鸦嘴。

令她没想到的是,还真被可可一语成谶了。

晚上点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看起来文质彬彬颇为面善,没想到却是烂人一个。

姜小婉有个毛病,一喝酒就老想上厕所,今晚她被灌了不少,上厕所的功夫忍不住多和陈奕林聊了一会。在她第三次从卫生间出来时,这个男人用洋酒泼了她一身。

姜小婉尖叫一声,脚下一滑跌到了地板上。

“韩,韩,韩总怎么了?”

男人冷笑一声,把一瓶没开封的啤酒摔到了地上,清脆的炸裂声吓得姜小婉打了个寒噤。

“老子来这花钱是找乐子来的,不是他妈看你上厕所来的,就你这职业素养还学别人做小姐?”

姜小婉挣扎着站起来,脸色煞白:“对不起,韩总,我今天有点不太舒服,实在抱歉。”

同房的乔乔见状,也忙站起来打圆场。

结果这男人不分青红皂白狠狠扇了乔乔一耳光:“这有你说话的份?”

乔乔捂着脸闪到了一旁。

姜小婉心底一阵内疚,慌乱的倒了杯酒:“韩总,我给您赔罪,对不起。”

“赔罪?现在晚了。”

男人说罢,一把将姜小婉甩到沙发上,欺身压了上去,“贱婊子!”

说着开始撕扯姜小婉身上的衣物。房内还有很多人,众人都用看好戏的眼光打量着。

很快姜小婉的酥胸就裸露在空气中,姜小婉又怕又急,身旁的刺眼目光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。

她尖叫着挣扎,男人抬手赏了她两个耳光。

胸前是男人湿滑的舌尖,姜小婉一阵恶心,她想反抗,但她不敢。

这男人摆明了就是气不顺拿她当了出气筒,这就是陪酒女的悲哀,在别人眼里,她们只是人尽可夫的烂货而已,没什么人权可言。

就在男人的手开始伸进她的裙底撕扯时,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姜小婉抬头一看,是经理和服务员。

经理走上前,脸上堆着笑,讨好道:“韩总,您先消消气,别上火,为了个小姐犯不着。”

男人手一顿,但没抽出来:“我今天还就跟她一般见识了怎么着?”

姜小婉心底一凉,她不知道这男人是什么身份,但看经理的表现,估计是个难缠的角色。

经理讪笑一声,俯身在对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男人犹豫了一下,起身跟经理出了包厢。

姜小婉哭的双眼通红,趁着空档,忙把裙子向上扯了扯遮住胸脯。

她不知道这事情经理能不能解决,心里又惊又怕,左思右想颤抖着给陈奕林拨通了电话。

陈奕林听她说罢,沉默了一会,安抚着说别怕,这就过来帮她解决。

电话刚挂,经理领着韩总走了进来。

“安琪,这次的事韩总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跟你一般计较了,你收拾收拾东西跟韩总走吧,算是赔罪。”

姜小婉当然明白这话的含义,这是要让她出台的意思。

“经理,我,我不出台。”

韩总听言,双目一瞪就要上前。经理手忙眼快将对方拉住,直冲姜小婉打眼色,

“什么出不出台的,我让你请韩总吃个饭算是赔罪,你赶紧收拾东西。”

姜小婉磨蹭着,不想答应也不敢拒绝。

正僵持着,包厢门再一次被推开。

姜小婉抬头一看,是陈奕林,眼泪瞬间不受控制奔涌而出,哽咽着喊道:“你来了。”

陈奕林身后站着四五个男人,个个神色肃穆,眼神冷冽。

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陈奕林抱着姜小婉安抚性的拍了拍她后背。

接着转过身望着韩总冷冷道:“这么欺负个女人不太好吧?”

包厢其他人见状,纷纷站了起来。

双方对峙,场面一触即发。

“现在小姐都有后台了?”

其他人听闻,皆是配合哄笑。

陈奕林面色肃然,“后台称不上,不过她。”说着指了指姜小婉:“你不能碰。”

“当婊子还想立牌坊,老子今天就是要带她走。”

“带她走?你算老几。”

陈奕林冷笑一声。

韩总狠狠呸了一口,语气十分嚣张。

“怎么着小白脸,想动手?”

经理夹在中间,左右为难,这两个主,他哪个都得罪不起。权衡再三后,硬着头皮站到了双方中间。

“韩总,这个是峰豪国际的陈总,您应该也有所耳闻,要不大家给我个面子,这件事就此揭过,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。”

韩总一怔,眼神有些闪烁,峰豪国际他自然是听说过的。

都是聪明人,有些事情点到为止。

被陈奕林搂着走出会所时,姜小婉仍有些不可置信,她没想到这件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。

陈奕林想送她回家,姜小婉拒绝了,她今晚受到了惊吓,到现在仍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。

陈奕林思索再三,把姜小婉带了回去。

姜小婉错愕不已地坐在陈奕林的副驾驶上,主驾驶上那迷人的侧脸让她浮想联翩,她低下头娇羞地在脑海里想了想接下来该发生的事……

Hi I'am 果果